刑辩案例
客户的信任,源于每一个胜诉判决
当前位置首页 > 刑辩案例 > 毒品犯罪 > 正文

陈某、刘某甲等与李某甲、李某乙等分家析产纠纷再审民事判决书

时间:2017-03-21    来源:北京诉讼律师网
陈某、刘某甲等与李某甲、李某乙等分家析产纠纷再审民事判决书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再审 |(2015)鲁民提字第331号

【关键词】  土地使用权  分家析产 

【文书来源】  中国裁判文书网  

抗诉机关:山东省人民检察院。

被申诉人(一审第三人、二审上诉人):于某。 

被申诉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刘某丙。 

申诉人(一审第三人、二审上诉人、再审申请人):陈某。 

申诉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再审被申请人):刘某甲。

申诉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再审被申请人):刘某乙。

被申诉人(原审原告、再审被申请人):李某甲。

被申诉人(原审原告、再审被申请人):李某乙。

被申诉人(原审原告、再审被申请人):李某丙。

被申诉人(原审原告、再审被申请人):李某丁。

被申诉人(原审原告、再审被申请人):李某戊。

审理经过

申诉人陈某、刘某甲、刘某乙因与被申诉人李某甲、李某乙、李某丙、李某丁、李某戊、于某、刘某丙分家析产纠纷一案,不服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青民五终字第862号民事判决,向检察机关申诉。山东省人民检察院于2014年7月17日作出鲁检民监(2014)37000000058号抗诉书,向本院提出抗诉。本院于2014年11月11日作出(2014)鲁民抗字第54号民事裁定,提审本案。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山东省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周谨、杜文婷出庭。申诉人陈某及其委托代理人袁本宏,申诉人刘某甲的委托代理人李素明、申诉人刘某甲与刘某乙的共同委托代理人代峰,被申诉人于某、刘某丙的共同委托代理人禚科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原告诉称

2010年8月30日,一审原告刘某甲、刘某乙、李某甲、李某乙、李某丙、李某丁、李某戊诉至青岛市崂山区人民法院称,刘世强(解放前去世)与王方贞(又名刘王氏,1991年去世)生育原告刘某甲、刘某乙、刘祝美(1979年死亡)、被告刘某丙。刘祝美的子女为原告李某甲、李某乙、李某丙、李某丁、李某戊。王方贞夫妇解放前置有房产2处(《山东省土地房地产所有证》字第08142号),记载房产宅基地2处,房屋共10间。2005年拆迁时,宗地号为I2-12-358号房屋产权非法变更至第三人陈某名下,原告提起行政诉讼,(2010)鲁行再终字第1号行政判决书撤销了陈某名下的(91)字第70693号《集体建设用地使用证》。请求依法对原、被告父母所遗留的青岛市崂山区中韩街道办事处西韩社区I2-12-358、I2-12-335号地块的宅基地使用权及所建房屋的拆迁安置补偿所得进行分割;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一审被告刘某丙辩称,1、刘某甲等知晓王方贞的死亡时间(1991年),其应在2年内提起诉讼,现已过诉讼时效;2、因宅基地是本集体村民方可使用,而刘某丙、刘某乙系城市户口,其他原告的户口亦未在涉案土地的集体组织中,故刘某甲等无权继承王方贞的宅基地使用权;3、农村土地归集体所有,每户仅能享有1处宅基地,王方贞的户口于1987年迁入刘某丙家中,原户口已不存在,原宅基地使用权应收归集体所有,故王方贞去世时无宅基地使用权可供继承;4、刘某甲等主张的西韩村1156号房屋所有权和土地使用权归于某所有,西韩村1066号房屋系陈某所建,均非王方贞遗产。综上,请求依法驳回刘某甲等的诉讼请求。

原审第三人于某、陈某在一审中述称同刘某丙意见。

一审法院查明

青岛市崂山区人民法院一审查明,王方贞(1991年1月29日死亡)与丈夫(解放前死亡)生育原告刘某乙、刘祝美(1979年死亡)、被告刘某丙、原告刘某甲。被告刘某丙与第三人于某系夫妻,第三人陈某系二人之女婿。原告李某甲、李某乙、李某丙、李某丁、李某戊系刘祝美之子女。

青岛市崂山区中韩街道办事处西韩社区(以下简称“西韩社区”)地号I2-12-358(以下简称“358号土地”)之房屋,原系王方贞夫妇的夫妻共同财产,1983年12月25日的登记土地使用权人为王方贞,1987年翻新,1991年12月30日的登记土地使用权人为陈某。因翻新时王方贞仍健在,而陈某未向行政机关出具任何土地使用权人变更的合法证明文件即将上述土地的使用权登记在自己名下,故生效裁判文书判令撤销崂村集建(91)字第70693号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土地使用者为陈某)。拆迁时,陈某作为358号土地房屋被拆迁人签订《西韩社区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协议》,接受刘某丙、于某赠与的68平方米后,选择安置三套房屋,分别位于西韩新苑小区7号楼3单元202户(房屋面积69.09平方米、地下室18.16平方米,以下简称“202户”)、西韩新苑小区37号楼4单元102户(房屋面积88.29平方米、地下室21.02平方米,以下简称“102户”)、左岸风度小区38号楼3单元602户(房屋面积66.75平方米、地下室7.59平方米、阁楼17.83平方米,以下简称“602户”),陈某交纳上述三套房屋购房款103361元,其中优惠价购买部分为37120元(1600元/平方米×23.2平方米)、商品房价格购买部分35000元(5000元/平方米×7平方米)、自然超出部分3864元(2800元/平方米×(0.09平方米+1.29平方米)]、自然不足部分-11250元(-5000元/平方米×2.25平方米)、地下室价款14031元(300元/平方米×46.77平方米)、阁楼价款21396元(1200元/平方米×17.83平方米)。刘某丙、于某称陈某使用其赠与的68平方米选择了202户,刘某甲等未提出异议。对陈某交纳的“1600元+1600元”(见陈某选择的三套安置房屋的拆迁安置结算单复印件),各方均未证实系何款项。

刘某甲等提供的2010年8月30日西韩社区居委会出具的证明载明,该社区2006年8月1日出具的陈某出资翻新其姥姥的旧房一证明信未经过社区两委研究,为社区会计个人所为。

西韩社区地号I2-12-335(以下简称“335号土地”)之房屋,原系王方贞夫妇的夫妻共同财产,1983年12月25日登记土地使用权人为“于中存”,1991年12月30日核发的崂村集建(91)字第70670号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载明,上述土地的使用权人为于某。拆迁时,于某作为335号土地房屋被拆迁人签订《西韩社区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协议》,除赠与陈某68平方米外,另选择安置房屋坐落于西韩新苑小区26号楼1单元302户(房屋面积84.47平方米、地下室面积9.59平方米,以下简称“302户”),于某交纳购房款54593元,其中优惠价购买部分44800元(1600元/平方米×28平方米)、自然超出部分6916元(2800元/平方米×2.47平方米)、地下室2877元(300元/平方米×9.59平方米)。

西韩社区改造拆迁安置补偿实施意见记载,被拆迁人家庭成员户口在西韩社区的,每人补助装修费1万元;户口在外地、本社区又有房产的被拆迁人,每个被拆迁人补助2.4万元;规定时间搬迁费每个被拆迁人补助3000元;每个被拆迁人的搬家补助费700元、误工费300元。

刘某甲等提供了上述安置房屋的照片一宗。

刘某甲等提供遗赠扶养协议复印件(加盖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档案章):“立书人王方贞有女四人(大女刘爱美嫁入东李村、二女刘竹美李家下庄、四女刘某甲嫁入河西),因女老王方贞无儿承养,将留三女儿刘某丙嫁入本村已防人亡并之照顾,经女老王方贞及女儿们仪定,因三女刘某丙留于本村目的为承养老人,加之很小失父,大女二女出嫁又早,三女刘某丙从小参加劳动及家务重担,特定于将北房三间由三女儿刘某丙继承。已后吃粮问题经女老王方贞及大队调解委员会研究并同意由南屋七间为保。特立此书证。大队调解委员会朱培金。一九七四年九月二十三日。”遗赠扶养协议中有四处王方贞印章,该协议原件在刘某丙、于某处。

2011年5月18日,西韩社区出具的证明载明,该社区已故居民朱培金曾任职村调解委员会成员。

2011年3月30日,刘某甲申请对遗赠扶养协议中落款处朱培金的书写笔迹和印鉴真伪做出司法鉴定。鉴定过程中,刘某甲申请法院调取朱培金在工作中的书写文件和使用印鉴材料作为对比文件。经法院前往西韩社区依法调取,比对文件未能取到。2011年7月5日,青岛正源司法鉴定所出具退鉴说明,因无供比对用的样本,故鉴定无法进行,予以退鉴。

各方均认可,遗赠扶养协议中“北房三间”系335号土地、拆迁前西韩社区1156号房屋;“南屋七间”系358号土地、拆迁前西韩社区1066号房屋。

至于王方贞老人去世前与何人同住,刘某甲等言称老人系独居,刘某丙等言称其与老人同住,仅提供王方贞迁入于某户口之证据佐证。

另查明,刘某丙等居住在拆迁前的西韩社区1156号房屋、1066号房屋,拆迁时刘某甲等未在此居住。刘某丙等主张拆迁安置的四套房屋单价均为6000元/平方米。刘某甲等主张拆迁安置的四套房屋单价均为9000元/平方米,但不申请司法评估。

以上事实,有刘某甲等提供的身份证复印件、加盖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档案章的1952年房产证复印件、(2007)青行终字第44号行政裁定书、加盖青岛中院档案章的1983年房屋宅基地使用权证复印件、加盖城阳法院档案室章死亡登记表复印件、(2006)城行初字第27号行政判决书、自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调取的2006年12月4日庭审笔录、加盖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档案章的2008年5月15日庭审笔录、加盖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档案章的遗赠扶养协议复印件、高检行抗(2009)2号行政抗诉书、(2010)鲁行再终字第1号行政判决书、关于限期申请撤销崂村集建(91)字第70693号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的通知、2010年11月17日报纸公告、西韩社区居委会于2010年8月30日出具的证明、常住人口登记表(加盖中韩边防派出所户口专用章的复印件)、2010年12月8日西韩社区居委会出具的证明、青岛市崂山区中韩街道西韩社区整社区改造拆迁安置补偿实施意见复印件、西韩社区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协议、照片,刘某丙、于某提供的遗赠扶养协议、2006年8月1日西韩社区居委会出具的证明、(2006)城行初字第26号行政判决书、(2007)青行终字第44号行政裁定书、335号土地的集体土地建设使用证(1991年)、房屋建筑印契、常住户口登记表(复印件加盖居委会公章)、1991年崂山区土地登记审批表复印件、1991年地籍调查表复印件、1987年9月25日旧房翻新与刘学思协议书、刘某甲于1987年10月16日写给原村领导朱光耀的证明、2010年11月17日西韩社区居委会出具的证明、西韩村整村改造工程拆迁安置实施办法、2011年5月18日西韩社区居委会出具的证明、赠与合同复印件、收据、拆迁安置结算单复印件及法院依刘某丙的申请对刘某甲等所作的询问笔录、当事人的陈述、庭审笔录在案为凭。

一审法院认为

青岛市崂山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王方贞夫妇共生育刘某乙、刘祝美、刘某甲、刘某丙。因刘祝美已于1979年死亡,故其子女李某甲、李某乙、李某丙、李某丁、李某戊可代位继承王方贞的遗产。因李某甲、李某乙、李某丙、李某丁、李某戊均表示,其自愿将应继承部分让与刘某甲,系当事人自愿处分其民事权利,法院对此予以确认。刘某丙等关于刘某甲等均非遗产所在地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无权享有宅基地使用权的答辩意见,因非农业人口可依继承、分家析产取得宅基地的使用权,且王方贞夫妇死亡后遗产未分家析产,故刘某甲等仍享有继承权。就涉案焦点问题分析如下:

1、西韩社区358号土地原登记使用权人为王方贞,并且拥有合法的宅基地使用证,生效裁判文书已判令撤销崂村集建(91)字第70693号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土地使用者为陈某),故358号土地的宅基地使用权及其上所建房屋应作为王方贞夫妻的遗产,现房屋已拆迁,陈某选择安置的102户、602户房屋,应替代成为王方贞夫妻的遗产。

2、西韩社区335号土地的宅基地使用权虽于1983年12月25日登记在于某名下,但当时王方贞仍健在,于某未持有相关合法证明文件而将宅基地使用权变更到自己名下,因此不能认定该房屋所有权归于某。因遗赠扶养协议成立时,继承法尚未制定,刘某甲等以继承法中的相关条款否定遗赠扶养协议的效力,于法无据,法院不予确认。刘某甲虽对遗赠扶养协议提出司法鉴定申请,但因未能取得比对材料致无法鉴定,刘某甲等未提供反驳证据,而西韩社区居委会的证明(朱培金曾任职村调解委员会成员)及王方贞的印章佐证了遗赠扶养协议的存在,因刘世强去世后未分家析产,故王方贞仅有权处分其自有部分,王方贞生前未主张刘某丙不履行赡养义务,即依照遗赠抚养协议并结合法定继承,335号土地所建房屋分别由刘某乙分得1/10、刘某丙分得7/10、刘某甲分得2/10的份额。

3、358号土地的土地使用证标识占地面积为114.8平方米,根据法定继承,刘某乙享有1/4的份额即28.7平方米、刘某丙享有1/4的份额即28.7平方米、刘某甲享有2/4的份额即57.4平方米。335号土地的土地使用证标识占地面积为114平方米,根据遗赠抚养协议并结合法定继承,刘某乙享有1/10即11.4平方米、刘某丙享有7/10即79.8平方米、刘某甲享有2/10即22.8平方米。综上,刘某乙共享有40.1平方米、刘某丙共享有108.5平方米、刘某甲共享有80.2平方米,即刘某乙占17.53%、刘某丙占47.42%、刘某甲占35.05%。

4、陈某交纳的102户、202户、602户购房款103361元及于某交纳的302户购房款54593元,共计157954元。根据上述第3项确定的比例,刘某乙应负担27689元、刘某丙应负担74902元、刘某甲应负担55363元。

5、358号土地所建房屋拆迁安置的102户、602户房屋及335号土地所建房屋拆迁安置的202户、302户房屋,房屋面积共计308.6平方米。根据上述第3项确定的比例,在拆迁安置的四套房屋中刘某乙享有54.1平方米、刘某丙享有146.34平方米、刘某甲享有108.16平方米。

6、综合102户、202户、302户、602户房屋的坐落、楼层、面积等因素,且刘某乙、刘某甲表示自愿共有继承房屋,以由刘某乙、刘某甲共有602户房屋、102户房屋(共计155.04平方米);刘某丙分得202户房屋、302户房屋(共计153.56平方米)为宜。上述房屋所附的地下室、阁楼使用权亦随房屋所有权归属。刘某甲等虽主张拆迁安置的四套房屋单价均为9000元/平方米,但不申请司法评估,法院不予支持,应按刘某丙、于某主张的每平方米6000元计算,结合上述第5项的内容,故刘某丙应支付给刘某乙、刘某甲43320元(6000元/平方米×7.22平方米)。

7、原告主张分割358号、335号土地及所建房屋的其他拆迁补偿款58000元(即被拆迁人家庭成员户口在西韩社区的,每人补助装修费1万元、5个被安置人员,共5万元;规定时间内搬迁的,每个被拆迁人补助3000元、2个被拆迁人,共6000元;每个被拆迁人的搬家补助费700元、2个被拆迁人,共1400元;每个被拆迁人的误工费300元、2个被拆迁人,共600元),因335号、358号土地及所建房屋所涉及的上述款项均系针对被安置人员的,而刘某甲等在拆迁时均不在被拆迁房屋居住,且未提供刘某丙等领取上述款项之证据,故其主张分割58000元,于法无据,法院予以驳回。

8、至于王方贞老人去世前与何人同住,刘某甲等言称老人系独居,刘某丙等虽言称其与老人同住,但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实其主张,法院对刘某丙等的主张不予采信。

9、因2005年刘某乙、刘某甲发现遗产不在王方贞名下即起诉主张权利至今,故本案未超过诉讼时效。

青岛市崂山区人民法院于2012年3月6日作出(2010)崂民一初字第825号民事判决:一、刘某乙、刘某甲共有青岛市崂山区左岸风度小区38号楼3单元602户房屋所有权(地下室、阁楼的使用权归其享有)。二、刘某乙、刘某甲共有青岛市崂山区西韩新苑小区37号楼4单元102户房屋所有权(地下室使用权归其享有)。三、青岛市崂山区西韩新苑小区26号楼1单元302户房屋所有权归刘某丙所有(地下室使用权归其享有)。四、青岛市崂山区西韩新苑小区7号楼3单元202户房屋所有权归刘某丙所有(地下室使用权归其享有)。五、刘某丙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支付给刘某乙、刘某甲人民币43320元。六、刘某乙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支付给于某、陈某人民币27689元。七、刘某甲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支付给于某、陈某人民币55363元。八、刘某丙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支付给于某、陈某人民币74902元。上述第六、七、八项确定的款项共计人民币157954元,其中54593元归于某、103361元归陈某。九、驳回刘某甲、刘某乙、李某甲、李某乙、李某丙、李某丁、李某戊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8822元,由刘某乙负担6274元、刘某甲负担6274元、刘某丙负担6274元。

刘某甲、刘某乙、于某、陈某均不服一审判决,向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

二审被上诉人辩称

刘某甲、刘某乙上诉并针对于某、陈某的上诉答辩称,1、在一审审理过程中,曾申请法院调取朱培金在工作中的书写文件和使用印鉴材料作为对比文件,鉴定其真伪。但一审法院没有依法调取上述证据,又以所谓的《遗赠抚养协议》来进行判决,《遗赠抚养协议》既然找女儿们议定同意,却没有其签字。一审法院没有进行严格审查,剥夺了其合法权益。2、本案所涉崂山区中韩街道西韩村1156号、西韩村1066号2处房屋是双方父母祖屋遗产,应依法继承分割。3、本案所涉2处房屋拆迁所分得的四套房屋,应由姐妹4人依法继承分割,每人对每套房屋均具有继承权。

于某、陈某上诉并针对刘某甲、刘某乙的上诉答辩称:1、西韩社区358号地上房屋系陈某所建,拆迁补偿应归陈某所有。王方贞丧夫后常需村集体借贷口粮及现款方能维持生活,由于无力还款后将“南屋七间”抵给集体作为偿还债务的保证。1987年前后,陈某申请宅基地时,村委要求其支付王方贞的欠款,后获批准在王方贞已倒塌房屋原址上重新建设房屋。1991年陈某获得该房屋的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因此,重建房屋所有权应属陈某。假设王方贞是土地使用权人,刘某甲等7人也因无房可继承,不能通过继承房屋所有权的方式取得该地块宅基地使用权。2、西韩社区335号地上房屋系于某所有。根据《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房屋建筑印契、《房屋产权证明》等证据,335号土地使用者和房屋产权人均为于某。刘某甲等人与该地块没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无权要求分割上述财产或补偿房产。

二审期间,陈某提交了以下新证据:

1、于忠义、刘学志、曲丽英、刘从和、刘学崇的证人证言及收据七张,证明王方贞的房屋倒塌,1987年陈某在原地址上重建358号地块上的房屋。刘某乙、刘某甲对以上证据质证称,收据不知道是开给谁的,即使翻新也是双方共同出资,共同翻新。对证人证言不予质证。

2、照片一宗,证明翻新房屋的事实。刘某乙、刘某甲对该证据不予质证。

3、中韩街道办事处西韩社区居民委员会及刘淑惠出具的证明、收款收据四张,均证明王方贞欠村集体口粮款由陈某支付。刘某乙、刘某甲对证据的真实性有异议。

二审法院查明

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相一致。

本案经调解,各方未达成调解协议,调解未果。

二审法院认为

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本案系分家析产纠纷,二审期间争议的焦点为原西韩社区358号土地及335号土地上所建房屋拆迁后应如何分割。

关于西韩社区358号土地上所建房屋,虽然1983年登记的土地使用权人为王方贞,但该房屋于1987年进行了翻建。根据陈某提供的收据、照片、居委会证明等证据,可以形成证据链,证明陈某对原358号土地上的老房子进行翻建的事实。虽然生效裁判文书撤销了崂村集建(91)字第70693号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但陈某作为房屋的建造人及实际管理人,对房屋进行了翻建、维护,否则原来的老房子可能已经灭失,因此基于原358号土地上的房屋拆迁安置所得的青岛市崂山区左岸风度小区38号楼3单元602户房屋所有权应归陈某所有。因为原西韩社区358号土地上最初的老房子为王方贞夫妇所有,刘某甲、刘某乙作为老人的子女,二审法院酌情判决基于西韩社区原358号土地上的房屋拆迁安置所得的青岛市崂山区西韩新苑小区37号楼4单元102户房屋所有权归刘某乙、刘某甲共有。

关于西韩社区335号土地上所建房屋,因该房屋即原王方贞夫妇的老房中的“北房三间”,该三间老房已通过1974年9月23日的遗赠抚养协议处分给了刘某丙。虽然刘某甲、刘某乙对该遗赠抚养协议不认可,并提交了朱彩云、朱光升的证明,但二人均未出庭接受质询,二审法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五十五条的规定,“证人应当出庭作证,接受当事人的质询。”因此,刘某甲、刘某乙依据朱彩云、朱光升的证明否认遗赠抚养协议的效力证据不充分,不予采信。该协议中有四处王方贞的印章,且结合刘某丙留在本村的事实,二审法院认为该遗赠扶养协议应为真实有效。关于西韩社区335号土地上的房屋,因遗赠扶养协议中已处分,即“特定于将北房三间由三女儿刘某丙继承……”,因此,原西韩社区335号土地上的房屋应归刘某丙所有,基于该房屋拆迁安置的青岛市崂山区西韩新苑小区26号楼1单元302户房屋、7号楼3单元202户房屋所有权亦应归刘某丙所有。

综上所述,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一审判决依据法定继承进行分割不当,予以纠正,于2012年8月8日作出(2012)青民五终字第862号民事判决:一、维持青岛市崂山区人民法院(2010)崂民一初字第825号民事判决第二项、第三项、第四项、第九项;二、撤销青岛市崂山区人民法院(2010)崂民一初字第825号民事判决第一项、第五项、第六项、第七项、第八项。三、青岛市崂山区左岸风度小区38号楼3单元602户房屋所有权归陈某所有(地下室、阁楼的使用权归其享有)。一审案件受理费18822元,由刘某乙负担6274元、刘某甲负担6274元、刘某丙负担6274元。二审案件受理费30432元,由陈某、于某负担17418元,由刘某甲、刘某乙负担13014元。

再审申请人称/抗诉机关称

山东省人民检察院抗诉认为,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青民五终字第862号民事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适用法律确有错误。(一)原判决以《遗赠抚养协议》为依据,将335号土地上房屋北房三间拆迁安置所得的202户、302户全部判归刘某丙所有,错误。在无法鉴定、证人并未出庭作证的情况下,原判决对《遗赠抚养协议》的效力进行认定并无不当。虽然该书证名为《遗赠抚养协议》,但实际上在法律上应当认定为王方贞的遗嘱处分。根据法律规定,公民可以遗嘱处分的是其个人财产。本案中,王方贞在《遗赠抚养协议》中处分的北房三间,原为其与刘世强的夫妻共同财产,在刘世强去世后,已成为王方贞与四子女因法定继承而共有的财产,王方贞有权处分的仅为北房三间的部分份额(6/10)。虽然该《遗赠抚养协议》中有“经女老王方贞与女儿们议定”的内容,但并没有刘某乙、刘某甲等人的签字,不能认定刘某乙、刘某甲等已经放弃了其应当继承的遗产份额。(二)原判决对陈某以户为单位按人口所补偿的12平方米拆迁安置利益未予区分,而是将该部分拆迁安置利益置于王方贞、刘世强夫妻共有财产拆迁安置的整体利益中进行分割,错误。根据陈某、于某与西韩社区居委会签订的《西韩社区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协议》,陈某获赠合计12平方米、于某获赠合计8平方米,该部分面积的拆迁安置补偿系根据2005年3月西韩社区的《整社区改造拆迁安置补偿实施意见》,以户为单位所享有的政策,是根据陈某、于某户口上实际人口情况所确定的拆迁安置补偿,不应列入原王方贞、刘世强夫妻共有的358号、335号土地及房屋拆迁安置补偿范围进行分割。

本院再审过程中陈某、刘某甲、刘某乙称,部分同意抗诉机关意见。

陈某称,1、抗诉机关认定《遗赠抚养协议》处分的“北房三间”属于王方贞与刘世强夫妻共同财产,这一认定没有任何证据。因为拆迁安置房所对应的拆迁房屋是新建房屋,并不是属于王方贞所有的房屋,更不属于刘世强所有,刘世强于解放前已经去世。刘某甲提交的1952年的证据,也只是说明房屋所有权人是王方贞,不存在刘世强。抗诉机关认定事实错误。2、除了人口安置所得,另外还有陈某自己出资购置所得,也不应列为遗产。基于上述理由,将这两部分列入王方贞、刘世强共有的335号拆迁安置所得范围错误,358、335号房屋均属于新建房屋,不属于遗产。3、涉案宅基地属于农村集体组织,刘某甲是城镇居民,其他人员不属于本集体组织,无权获得房屋拆迁安置所得及宅基地的拆迁安置所得。4、本案一审诉讼的是继承,刘某甲等应举证证明死者去世时遗留的财产是哪些,而拆迁安置所得即被拆迁房均不属于遗产。5、在原审卷宗中清楚记载五个李姓原告均没有提起诉讼,也没有委托代峰律师代理,更没有委托李素明代理。原一、二审程序中,这两位代理人出庭,显然不符合法律规定,一审程序违法。因此,请求撤销原判决第一项中“青岛市崂山区人民法院(2010)崂民一初字第825号民事判决第二项”,即撤销“刘某乙、刘某甲共有青岛市崂山区西韩新苑小区37号楼4单元102户房屋所有权(地下室使用权归其享有)。”改判归陈某所有,刘某甲等承担诉讼费用;或撤销一、二审判决,改判驳回刘某甲等的诉讼请求。

刘某甲称,1、涉案房产属于刘世强、王方贞两人共同遗产,这是陈某在多次庭审认可的,有行政诉讼中二审庭审笔录为证。当时法官问陈某“刘世强、王方贞何时去世”,陈某说刘世强何时去世不知道,王方贞1991年去世,留有遗嘱,明确说:“当时留有遗嘱,谁养老谁得到财产”。2、对每人四平方米的补偿问题有不同意见。因为陈某拆迁安置收益的三个四平方米是受益于已经被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行政判决撤销的集体土地使用证,他拆迁安置得到的房屋面积都是以此证获得的利益,此证被撤销后,他的拆迁安置权利自然消失。抗诉机关没有详细看到西韩社区居委会村民拆迁安置补偿条例中有明确规定,有两种安置方案可以选择,一种是:一个拆迁人、一处房按户安置8平米,户口在外地的选择这种安置方式,户口在本村的村民可以按人口每人安置四平米,按人口和按户比安置多了四平方米,这是根据宗地号358号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获得的补偿。所以,两处房屋合计多出的四平方米也就无争议地进入了拆迁安置中进行了分割,此分割并无不当。

刘某乙称,对抗诉书认定的涉案房屋系王方贞与刘世强的夫妻共同财产,并且对刘世强遗产部分应按法定继承进行分割无异议。但是对抗诉机关认定王方贞的遗产部分按《遗赠抚养协议》处分有异议。认为《遗赠抚养协议》是伪造的,王方贞的遗产部分也应按法定继承平均分割。对抗诉书认定的第二条,即12平方米的拆迁安置权利也有异议,涉案房屋的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已经由(2010)鲁行再终字第1号行政判决书撤销,陈某已经不具备拆迁人资格,因此,两处房屋合计多出的四平方米,其无权进行分割。

再审被申请人辩称

于某、刘某丙答辩称,不认可抗诉机关的抗诉意见。王方贞于1974年留有遗嘱,后于1991年去世,所涉土地及房产于1983年、1987年、1991年都更换了产权人,该产权证历经两审,法院以刘某乙、刘某甲不具有原告资格,以及有权机关的发证行为法院无权审理为由,予以驳回,因此,所涉及的土地现只能以有权机关发放的产权证来确定产权人,抗诉机关认为所涉房产是王方贞与刘世强的遗产不仅没有法律依据,对于事实部分也属于未查清。335号房产是于某个人所有,不应予以分割继承。

本院查明

本院再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认定的事实相一致。

另查明,刘某丙未提出上诉,其在刘某甲、刘某乙上诉状中被列为被上诉人,在陈某、于某上诉状中被列为原审被告,因此,其二审诉讼地位变更为二审被上诉人。

本院认为

本院再审认为,再审中双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为原西韩社区335号土地及358号土地上所建房屋拆迁后所得拆迁安置利益应如何分割。

关于西韩社区335号土地上所建房屋拆迁后所得拆迁安置利益应如何分割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条、第三条规定:继承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遗产是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因王方贞之夫刘世强先于王方贞死亡,在刘世强死亡时,即应对其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由王方贞及其子女对刘世强的遗产进行继承,但各方对涉案房产未予析产继承。

涉案两处被拆迁房产原为王方贞、刘世强的共同财产,各自享有1/2的份额。在刘世强于解放前去世后,其享有的份额应由王方贞、刘某乙、刘祝美、刘某丙、刘某甲五人继承,每人得1/2÷5=1/10份额,即王方贞享有1/2+1/10=3/5的份额,刘某乙等四人每人享有1/10份额。根据关于遗嘱与遗赠的一般规定,公民可以依照法律规定立遗嘱处分其个人财产。王方贞立有《遗赠抚养协议》,将335号土地对应的“北房三间”赠给了刘某丙。在刘某甲、刘某乙未能提交证据足以反驳的情况下,应当认定《遗赠抚养协议》的效力,其中对于财产的处分,本案共计有335号土地114平方米、358号土地114.80平方米,王方贞将335号土地使用权及地上房屋以《遗赠抚养协议》的方式赠给刘某丙,不超过其享有的3/5份额,系王方贞对其个人财产进行的处分,应认定有效。因此,335号土地上的“北房三间”,应作为刘某丙个人财产,不应作为王方贞的遗产分割继承,335号土地上房屋的拆迁安置利益由刘某丙个人享有。二审法院判决基于该房屋拆迁安置的302户房屋、202户房屋所有权归刘某丙所有,并无不当。

关于西韩社区358号土地上所建房屋拆迁后所得拆迁安置利益应如何分割的问题。根据2005年3月西韩社区的《整社区改造拆迁安置补偿实施意见》和陈某与西韩社区居委会签订的《西韩社区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协议》,陈某获赠合计12平方米的拆迁安置面积,扣除按被拆迁人赠送的8平方米,4平方米的拆迁安置补偿系根据以户为单位进行补偿所享有的政策,按照陈某户口上实际人口情况所确定的拆迁安置利益,不是王方贞、刘世强夫妻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及可得相应赠送面积,不应列入原王方贞、刘世强夫妻共有的358号土地及房屋拆迁安置补偿范围进行分割。这4平方米的拆迁安置补偿属于陈某个人所有。另,王方贞生前欠村委款项,陈某系替其偿还村委款项后,才使用了涉案宅基地,且陈某作为房屋的建造人及实际管理人,对房屋进行了翻建、维护,应酌情予以补偿。

综合基于原358号土地上的房屋拆迁安置所得的青岛市崂山区西韩新苑小区37号楼4单元102户、青岛市崂山区左岸风度小区38号楼3单元602户房屋的坐落、楼层、面积等因素,结合上述属于陈某个人所有的4平方米的拆迁安置补偿及其翻建、维护房屋的付出等,原判决将602户房屋所有权判归陈某所有,并无不当。

基于西韩社区358号土地上的房屋拆迁安置的青岛市崂山区西韩新苑小区37号楼4单元102户房屋所有权应由王方贞及四个女儿享有,因王方贞已经去世,其份额应由四个女儿继承,刘祝美已经去世,其份额应由子女李某甲、李某乙、李某丙、李某丁、李某戊继承,由于李某甲等均表示自愿将应继承部分让与刘某甲,且刘某乙、刘某甲表示自愿共有继承房屋,在刘某丙已经依《遗赠抚养协议》享有了302户、202户房屋所有权的情况下,二审法院综合各项因素,判决由刘某乙、刘某甲共有102户房屋,亦无不当。

综上,原判决认定事实、适用法律并无不当,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再审裁判结果

维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青民五终字第862号民事判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判长李霞

代理审判员崔志芹

审判员杜磊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六日

书记员

书记员陶新枝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陈某己、陈某庚等与高某、陈某甲等分家析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